收到抗“疫”前線女兒的短發和信一向堅強的父親哭了兩次

2020年02月 21日 14:43 | 來源: 揚州發布-揚州網 | 揚州網官方微博

通訊員 蘇宣 揚州發布記者 王詩韻

蘇北人民醫院呼吸科護士蘇瑩瑩今年27歲,是第七批江蘇援湖北醫療隊的一員,前兩日清晨5點,她突然醒來,很想念父母,含淚寫下《給爸爸的一封信》。

蘇瑩瑩爸爸蘇明利是個不善言辭的人,他和所有父親一樣,對女兒的愛很內斂,但當他讀到女兒的信時,“我又一次哭了。”多年未曾流淚的他,最近連續哭了兩次,之前一次是在視頻中見到女兒的短發。當得知女兒即將奔赴武漢,看到她留了多年的長發成了齊耳短發,老父親擔憂和心痛說不出口,他只能在屏幕另一端默默流淚。“我說你不要去,可是勸不住,女兒說奔赴前線是她的責任,我真的很擔心……”

蘇瑩瑩寫給爸爸的信:

親愛的爸爸,我一直離家在揚州上班,甚少回家,今年過年難得回去,卻因為疫情陪您過了個冷清的鼠年。爸爸,過年在家期間我每天看著新聞,刷著微博,關注疫情的變化,告訴你們該如何做好防護。記得大年初一,我要回揚州,回到工作崗位上,走之前我說爸爸,如果我有機會去武漢支援,我也報名,當時您是反對的,我說那為什么別人家的孩子可以去,我們家的孩子不可以呢,誰家孩子不是父母的寶貝呢,萬一我出事了,不還有哥哥嘛,您沉默了……

然后在回揚州的路上,我看見了護士長在群里征集人員去武漢的消息,當時我沒有猶豫,第一個報名。報完名后我就在想怎么跟您和媽媽說,打電話的時候是媽媽接的,媽媽各種的擔心,我沒敢讓您接電話,讓媽媽給您轉達了。后來第一批沒去,您還是讓媽媽經常給我打電話,怕我悄悄地去了不告訴你們。后來第二批征集的時候,我毅然報了名,跟護士長表了決心。當接到護士長當天十一點立即集合的消息時,我趕緊收拾東西,去集合,吃飯,打針,理發,都沒時間時間告訴您。后來我剪完頭發出來,抽空跟您視頻,當您看到我剪短的頭發時,您哭了……

親愛的爸爸,這是奶奶去世后,我第一次看到您流淚。親愛的爸爸,對不起,讓您擔心了。您不是從小就教我們為人要正直善良嗎,所以我從小就一直立志當兵,報效祖國,后來學了醫,成為了一名護士。現在國家有難,人民受苦,我有這個機會,我怎么會不挺身而出呢。親愛的爸爸,我來武漢并不是孤身一人,我們有164人的團隊,我們醫院的徐書記親自帶隊,有市委市政府、醫院各位領導及同事的支持和關心。護士長和科里的老師傾盡全力給我們準備東西,一直在問我們缺什么,醫院更是給我們每個人準備了兩大箱子的物資,一路上我們感受到了各種關心和祝福。大家都在為這次疫情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,所以親愛的爸爸,我前進的腳步更不會退縮了!

蘇明利給女兒的回信字數不多,但飽含擔憂和愛護:

女兒,每次你跟你哥聯系,只要你報個平安,我就很滿足了。在安徽老家過年,才初一,因為這次病毒的事,你就回醫院上班了,我當時跟你說,不要回去,其實我是真的很擔心你。沒想到你不僅回去上班,還報名去了武漢。武漢啊,那么危險的地方,我根本不同意,可是你依舊沒有聽我的,你很執著,你覺得你學的這個專業有了用處,現在正是你擔起責任的時候。那天中午,你十二點打電話給我,說你下午就要去武漢了,我甚至來不及說服你,也沒辦法趕過去送你,視頻里看見你剪掉了心愛的長發,你給我看新的短發,我沒忍住,你還是個孩子啊,你出遠門,還是去“打仗”,我怎么能不擔心?

好在這幾天,聽見你報平安的電話,我忽上忽下的心情好多了。你說你看到了武漢的美景,說想著等這次疫情結束了,帶我和你媽來武漢旅游,我覺得很好,到時候我想去武漢看一看,看一看我我寶貝女兒戰斗過的地方!你好好工作,保護好自己,我們等你回家。


責任編輯:煜婕

揚州網新聞熱線:0514-87863284 揚州網廣告熱線:0514-82931211

相關閱讀:

聲明:凡本網注明來源為“揚州網”或“揚州日報”、“揚州晚報”各類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,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。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银行基金配资业务